• 聯系我們
  • 地址:
  • 電話:
  • 傳真:
  • 郵箱:
  •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藝術交流
  • ART021 八大亮點全解析
  •   在過去幾年間實體畫廊數量持續減少,全球藝術博覽會數量劇增,甚至引發“藝博會是不是太多了”的爭議。其原因就在于當下的全球化時代,人們更加需要依靠重要的集體和現實氛圍來進行社交及社交背后的一系列身份確認、市場交易與利益交換。 據統計,2019年一個藝術經銷商大約參加4個藝博會,而藝術藏家則平均參與了39個藝術相關活動(包括藝術展和畫廊展覽)。

      而在2020年,這個數字由于疫情而大幅減少。在這種情況下,一直以雙姝并蒂的方式存在于上海的兩家藝術博覽會,成為每一個人都無法的選項。

      八年前,包一峰、應青藍、周大為,三位并沒有太多藝博會經驗的人,在上海創立了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第一屆ART021于上海灘的中實大樓舉辦,當時參展的畫廊僅有29家。

      八年后,疫情襲來,當紐約、巴黎、等地的藝術市場與藝博會幾近停擺之時,第八屆上海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卻仍舊匯聚了來自18個國家43個城市的114家頂尖畫廊參展。本著“立足本土,放眼全球”的旨,在上海呈現出了一種國際版圖中的中國聲音。

      上周末,第八屆ART021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落幕,幾乎所有參展的畫廊都表示“是銷量最好的一年”。

      今天,巴塞爾宣布,原定于2021年3月舉辦的巴塞爾藝術展展會在11月17日宣布延期至5月21日至23日在會議展覽中心舉辦。

      兩相對比,疫情之下,ART021似乎轉危為機。然而ART021這次的成功絕非偶然,實則關乎于其一直以來對本土畫廊的關注、對本土藏家的培養、那份未曾改變的力圖推動中國當代藝術市場不斷完善的初心。

      在這里,藝術不但從上海世界,更從美術館走進大眾。ART021的各種跨界合作,吸引了眾多并非藝術圈內的專業認識前來看展。

      ART021藝術博覽會除了承擔推動藝術市場不斷完善的功能,還起到了對的藝術教育作用。如今,ART021早已成為一張上海名牌、一個國際窗口。

      全球藝博會之首巴塞爾藝術展之所以能吸引眾多藏家,其秘訣在于將藝博會打造成一個“購物中心”,集藝術、時尚、派對于一體,而ART021正朝著這個方向在發展。

      “鳳凰藝術”為您帶來總結之前,在這里愿先為您呈現幾位畫廊主們的獨家采訪。以此站在第三方角度,還原參與者們在此次ART021的體驗。

      “今年ART021整體銷售給我們帶來很多驚喜,高古軒是第六次參展,從場內銷售和客人反饋而言,今年都是最好的一次。

      今年藏家群體來自、山東、成都、深圳、南京等地,陣容強大。其中不乏一些年輕藏家,他們對藝術的熱情很高,同時增加了更多藝術機構收藏。由于我們個展作品有限,很多藏家留下聯絡方式,希望之后能夠擁有賈藹力的新作,進入了等待名單中排隊。

      我們這次在ART021的賈藹力個展原計劃是在歐洲舉辦,因為疫情調整至上海與大家見面。希望可以跟更多的藏家朋友下交流的機會。

      這一次我們在ART021的策展、布展,都是按照高標準來操作的,包括現場也按照美術館模式,因為沒有銷售的壓力,只希望可以給藏家們帶來更好的綜合觀展體驗。我覺得疫情對歐美藝術市場影響還是很大的,但是中國這邊真是風景獨好。”

      “ART021這邊已經銷售出近大半的作品,由此可以看出中國藏家其實對秦一峰老師的作品還是有肯定,很喜歡的。

      我們與往年一樣參加了ART021和西岸藝博會,但帶來的作品不一樣。我們畫廊在西岸藝博會展出的主要是歐美藝術家的作品,整個市場對于那些藝術家前期都有所了解,所以從開幕到目前為止銷售得很好。

      而ART021做的是中國藝術家秦一峰老師的個展,去年白立方畫廊曾舉辦過他的個展,有很多內地的觀眾其實并沒有機會到現場參觀他的作品。所以此次白立方借ART021的機會,把秦一峰上次展出的作品和新的系列作品帶到了上海,目前已經有百分之六十幾的作品售出。”

      開幕第一天,我們賣掉的都是大件作品,之后幾天賣的就是幾件小的繪畫類和小的雕塑類作品。但是我們也有些沒有帶到展位上來的作品,藏家從我們的庫里有訂。最終賣掉了60%-70%,銷售額大約為80-90萬美金。這次最受追捧的有利亞姆埃弗里特(Liam Everett)這類藝術家,布倫(Daniel Buren)也有賣。

      2020年有新的藏家群體,來自深圳的藏家,也有來自二線城市如廈門等地的藏家開始入局,國內各個地方都有。我覺得藏家的興趣點還是集中在顏色比較豐富這樣的作品上,可能對于裝置類、極簡主義類的作品的興趣需要慢慢培養,大部分藏家還是在買一些比較具象的繪畫類作品,對于大膽一點的媒介創新的作品感興趣的還是蠻少的。

      當然,也有像龍美術館王薇館長這種擁有藝術史知識的藏家會買一些極簡主義作品,比如收藏了布倫的作品,我覺得這是一件非常鼓舞的事情,希望能有更多像薇姐這樣有品位,有國際視野的藏家。”

      雖然由于疫情的影響,國外有一些畫廊未能到場,但那些來自國際的頂尖畫廊美國的高古軒與卓納畫廊、英國的白立方、意大利的常青畫廊等均系數到場。

      值得特別提及的是,本次在ART021,許多這些國際畫廊都選擇以中國藝術家的個展進行參展。如高古軒帶來了賈藹力的個展、白立方帶來了上海本地藝術家秦一峰的個展、常青畫廊帶來了陳箴的個展。

      常青畫廊在ART021的“個展戰略”已穩定延續到第三年,前兩年的主人公分別是安尼施卡普爾(Anish Kapoor)和安東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這似乎恰好回應了ART021“立足本土,放眼全球”的旨,在上海呈現出了一種國際版圖中的中國聲音。

      量子畫廊參展作品:張釗瀛,《書信-蝙蝠俠,羅賓,》,60 x 80 cm,布面油畫,2019-2020

      在本次ART021的展覽現場也呈現了許多年輕藝術家的作品,如量子畫廊帶來了張釗瀛繪畫系列作品。在以“新世界”為主題的系列作品中,藝術家幻想了科技飛速發展背景下的,以及未來元素所挾裹的“荒誕”內核。

      在本次ART021的BEYOND公共展覽項目中,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將此前在畫廊空間舉行個展的藝術家蔡磊和黎薇的作品帶到上海現場。而黎薇的仿真人作品、空間內未曾停下的小車,將ART021的這個空間,最大程度地打造為了一個美術館式的呈現。

      除了青年藝術家,此次ART021還選擇了一些年輕的畫廊。如APPROACH單元中,2018創立于中國,而后在湖南長沙開設展覽空間的無同空間。

      而APPROCHA單元本就旨在聚焦新銳畫廊,這更突顯了ART021扶植中國當代藝術、培養本土優秀藏家的。

      在藝術博覽會現場買奢侈品究竟孰對孰錯?探其究竟,其實無關對錯。藝博會的本質是一場商業活動,是區別于專業的藝術展覽的。如若空談學術、理想與藝術觀念,實則是對藝博會的發展不利的。只有成熟的商業模式,才能讓藝術博覽會一直進行下去。

      自20世紀初,以商業利益為考量的藝博會誕生于以來,就一直在不斷地推進著藝術市場的發展。而不斷完善的藝術市場,必將反推當地藝術的繁榮,畢竟沒有一個行業是靠情懷便足以支撐的。既然藝博會是一次藝術與商業的結合,那我們為何要藝博會上的多重跨界合作?

      本次ART021帶來了DIOR LADYART#5與來自十個國家的十位藝術家共同合作款、軒尼詩與丁乙的合作以及FENDI中國區藝術大使譚卓創作的Baguette手袋藝術裝置等。

      誠然,時尚總是比藝術擁有更高的流量。這份“流量”,其實就是更多的了解與關注。如若有更多的人,因為關注時尚而走進ART021的展廳又何妨?如果連藝博會,都不能吸引更多的大眾接觸藝術,那藝術要永遠存在于某種與社會距離很遠的亭臺樓閣之中嗎?

      此次與時尚的合作,還有一個小小的彩蛋。首次參展的3125C Galleria選擇了紐約藝術家凱莉瑪麗比曼(Kelly Marie Beeman),這位藝術家常年游走于時尚圈,此次展示的新作反映了其在疫情時期的懷舊與思考,開幕首日銷售就已售罄。

      Dastans Basement是一家來自伊朗的畫廊,致力于全方面的關注伊朗的先當代藝術。雖然這個畫廊對我們來說有些陌生,但它是中東地區最活躍、最有影響力的畫廊。

      而此次能參加ART021更是一次不易的行程。據主辦方介紹,該畫廊今年全部畫廊人員(除一人外)都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但仍參展。

      Dastans Basement屬于本次ART021的DETOUR(“繞行”)單元,而這一單元旨在拓寬藝術視野,為中國的當代藝術市場帶來更多元的藝術。

      “新藏家”、“越來越多的年輕藏家”是各個畫廊主接受“鳳凰藝術”采訪時提到的關鍵詞。雖然由于疫情,到場的海外藏家數量減少,但國內的新藏家群體似乎有著更強的購買力。

      ART021的現場,由中金財富與中央美院管理學院、AMRC藝術市場研究中心聯合推出的《2020中國藝術財富》發布。結果顯示,雖然中國市場對藝術財富的認識尚有提升空間,但中國的新經濟、新動能正推動著新富人群體的快速崛起。在這個群體中,職業金領和二代繼承人的比例在逐年攀升,其中很多人有望成為新的藏家。

      ART021藝術總監周穎在接受“鳳凰藝術” 采訪時也說道,或許疫情之下催生了一批新的藏家和新的收藏習慣。她認為,“疫情可能把大家的一些生活方式改變了,大家可能在家里對自己的收藏進行梳理、也可能對他們喜歡的藝術家研究的更深,這也促成了中國當代藝術市場向一個更好的方向發展。”

      當代唐人藝術中心創始人鄭林在接受“鳳凰藝術”采訪時表示,“今年的藏家群體有變化,能感覺道一批更年輕的藏家介入了。再有就是來自南方,特別是深圳地區的藏家群體,覺得他們越來越有購買力,這與我們三年前的預判是一致的。”

      永樂拍賣帶來了“中國現當代藝術重要文獻特展”,在超過1200平的展位上,梳理了從20世紀早期油畫板塊到當代藝術板塊的眾多重要節點性藝術家包括趙無極、吳冠中、劉小東、曾梵志等人一些珍貴作品。

      富藝斯與保利在全球藝術品拍賣市場各自具有不同區域的優勢與影響力,兩大拍賣行將通過此次空前的合作,各施所長,增強并拓展彼此的全球業務。

      畫廊成交情況的好壞也的確是一個藝博會是否受歡迎的評判標準之一。在ART021現場雖然會難以區分藝術、商業、時尚、生活的界限,雪野莉子但是依舊可以從這些畫廊們的銷售情況得知,這場盛大的藝術狂歡節始終都有著高額的“交易”。此次ART021銷售情況似乎出乎意料的好,不論是從參展方還是閑逛的“人方”都能聽到一句話:賣的特別好。

      同樣,從各方銷售數據可以得知,疫情原因并未造成上海藝術市場的停滯,反倒因為疫情的原因使更多的藏家、入門級藝術愛好者得以拿出大筆資金進行藝術品投資與保值。

      賈藹力,《帶你一起上雪山》,2020年,油彩 畫布, 65 3/4 x 98 7/16英寸(167 x 250厘米)© 賈藹力。攝影:楊超攝影工作室

      此次高古軒也同時參加了兩個藝博會,ART021的最終成交情況非常的好,現場作品全部售罄甚至已經有藏家在場外提前排隊預定藝術家賈藹力的新作。

      白立方向“鳳凰藝術”透露時表示,此次借ART021的機會,將秦一峰上次展出的作品和新的系列作品帶到了展會上,截止采訪時間為止已有60%多的作品售出。作品價位從5.5萬美金至15萬美金不等。

      卡邁勒梅赫隆畫廊的銷售情況也非常好,在開幕第一天銷售出數件了大件作品,之后幾天有部分小的繪畫類和雕塑類作品售出。截止采訪前已銷售出近60%的作品。總銷售額在八十萬至九十萬美金左右。其中最受追捧的藝術家有利亞姆埃弗里特(Liam Everett)、布倫(Daniel Buren)等。

      白石畫廊此次售罄了38件作品,總銷售額大約在80萬美金左右,與以往相比銷量上升。藝凱旋藝術空間與往年相比,今年明顯漲幅。售出的作品包括群、方力鈞、梁纓、楊黎明、許洪祥、張凱等藝術家。總成交額在600萬至700萬左右人民幣。畫廊方還透露在預售時與VIP日基本已經完成了50%的銷售。

      香格納畫廊此次銷售60%-70%的作品,總成交額在500萬元以上。唐人藝術空間則表示今年銷售很好,成交作品大約為60%至70%,具體還未統計,總成交額在百萬元左右。馬凌畫廊截至采訪前已售出五、六件作品。

      在疫情過后的經濟低迷趨勢下,本屆ART021還是拿出了令人驚喜的成績。無論是歐美藍籌畫廊,還是本土畫廊,似乎都從未想過這意外的“喜”。

      植物向來是“造夢派”裝置藝術的原材料。所謂“造夢派”,其重要形態便為嘗試制造一種人類的“”,其表現形式也和夢的三大構成差不多:視覺信息首當其沖;設計組合材料和空間;各個元素安排都充滿象征意味。

      而在ART021的現場,除了洶涌的人潮和琳瑯的藝術品,不知道有多少走進上海展覽中心的人注意到了場內的一抹抹綠色花鶯草。

      花裝置設計師分享:“在大家看來,黃鶯也許只是邊一枝普普通通的黃花,連名字都不被記得,或許還被視作雜草。我正是希望通過花裝置來重新建構植物和空間恰逢其時、恰到好處的共生關系。”

      在今年,許多并不成功的線上博覽會告訴了人們:(任何一場藝術活動)所強調的體驗感并不完全是體驗作品的細節和感受,而是體驗藝術世界的密切且重要的聯結:

      同一時空下的共同在場,博覽會現場的氣氛與小競爭,呼朋引伴式的巡場,與許久不見的好友暢聊,豐富多彩的afterparty,以及對于作品和藝術家細致入微且面對面的觀察......這些都是一場博覽會除了展位作品外的“重頭戲”。同時,現場人氣與平臺服務,對城市居民的引導和帶動,以及對年輕藝術家和的支持,都是評價一場博覽會是否足夠具有吸引力的重要指標而巴塞爾藝術展,便是憑借這種種的優勢,樹立起其在全球藝術版圖中的重要。

      版權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鳳凰藝術”的所有作品,均為本網擁有版權或有權使用的作品,如需獲得合作授權,請聯系:獲得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鳳凰藝術”。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由保時捷中國與上海市文社藝術基金會(Cc 基金會)共同主辦、ART021 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傾力協辦的“愈”見新境——保時捷公共藝術療愈展于滬開幕。

      NGV館(聯邦廣場)將于11月23日開館。屆時還會有三大新展進行展出:“命運” DESTINY)、“提維” (TIWI) 和“伊凡·杜蘭特:障礙畫 (Ivan Durrant: Barrier Draw)。

      2020年11月15日,第七屆西岸藝術與設計博覽會落幕。為期五天的展期內,來自國內外逾百家優秀畫廊、設計品牌及藝術機構呈現了4000多件高質量作品。

      在11月的上海,西岸博覽會如期舉行,美術館、藝術空間與畫廊的新展也接踵而至,這樣熱鬧而忙碌的景象在2020年顯得特別而可貴。

      透過她錯綜復雜的針線裝置作品,日本藝術家塩田千春(Chiharu Shiota)同時表現了記憶和懷舊、光線和色彩、美麗和失去等主題。

      11 月 12 日,由保時捷中國與上海市文社藝術基金會(Cc 基金會)共同主辦、ART021 上海廿一當代藝術博覽會傾力協辦的“愈”見新境——保時捷公共藝術療愈展于滬開幕。

      2020年11月8日,震旦博物館攜手中國美術學院度表現繪畫工作室共同舉辦“新西湖-表現繪畫藝術展”。

      富藝斯與保利此次攜手呈現的“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和設計”秋季拍賣將于12月3至4日在金鐘萬豪酒店舉行,包括晚間拍賣及日間拍賣。

      

五分赛车长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