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聯系我們
  • 地址:
  • 電話:
  • 傳真:
  • 郵箱:
  • 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歌壇趣聞
  • 乳山公務員“投毒”事件:莫把悲劇當趣聞
  •   乳山市公務員“投毒”事件,引發了廣泛關注。耐人尋味的,不止事件本身,還有反應——新聞后的跟帖區,幾乎都成了“大型歪樓現場”。

      此事最早是被一則網帖帶入視線,網帖內容很有“地攤文學”里野史軼事的既視感:人員于某往單位飲水機里注入“刺激母豬發情用的激素”,致使當地統計局“上至局長,下至保安都像吃了四月肥一樣地長肉”,還有“女同事接二連三地懷孕”。因情節離奇,很多人半信半疑。

      10月26日,乳山對此做了回應。回應主要透露了四點信息:1.于某在單位飲用水中投放異物屬實,投放的是抗過敏注射液;2.2019年7月,乳山市機關接到報案后,對于某進行立案偵查,案件現已移送檢察機關,正依法審理中;3.有關情況將依法依規對外公開;4.網帖有關表述與查實情況確實有較大出入,存在明顯夸大和成分。

      回應無疑是對添油加醋式傳言的,也將劇情從“荒誕”拽回了現實界面:雖然“查有此事”,但真實情況跟網傳情節判若天壤。

      饒是如此,這“與通報兼備”的說法,仍難以改變潮水的方向:的聚焦點并未從“發情藥”“局長脖子腫得像水桶”等吸睛噱頭,切到案件生成邏輯與最終上;許多網民的注意力也被假的狗血情節牽引著,而不是被“不信謠”的提示導向嚴肅審視。

      與之對應的是,在網上,很多網民仍抱著看笑話的態度看待這事:被都市怪誕錄般情節成功撩起獵奇心態,還被“母豬發情藥”點中笑穴后,他們津津樂道于“神藥”的作用與無厘頭的后續,將其化作笑料的藥引就著興致“服下”。

      不得不說,對辦公室同事“投毒”,方式是將藥物注入單位飲水機,作案者還是公務員,這般情節確實很戲劇化——很多編劇都不敢這么寫。魔幻情節催生獵奇心理,本也正常。在此情景下,有關方面也該用更多的信息披露,去消除的某些疑問。

      但這事首先連著的是不幸,涉及的是違法犯罪。“同儕挾恨”,或許事出有因,但無論如何,偷偷在單位飲水機內投放藥物,都禍及了、逾越了底線,稱得上,也讓人不齒。若網帖中所說的“從2017年8月開始”就已作案,那更是惡劣不堪,而那些同事也是被“暗算”的者。

      于某如今已是“待”罪之身,等待他的將是依法。“出來,遲早要還”的定律,不會對他網開一面。

      而人們對這類的基本態度,也該是取向,知道是與非的邊界,而不能被那些腦補出的“辦公室風云”帶偏了,對此事的感觸全被“好玩”二字囊括,卻失去了對“惡”的。

      對那些者來說,被同事“”的不幸是絕對的。這樣的不幸發生在哪個單位、場所,都難改“不幸”的底色,不能說因為發生在公共職能部門就成了笑料。

      說白了,者的遭際無疑值得同情。夢見大海漲潮“背施無親,幸災不仁”,當成共識。雖然很多網民的反應談不上“見人之厄則幸之”,說不上有多大惡意,但一句句“好笑”的留言,至少表露出了很多人“痘長在別人身上不擔心”的看客心態。寓于其中的輕佻態度,顯然跟面對他人之不幸該有的悲憫相沖突,既缺了些人性溫度,也是對者的刺激。

      看不到“投毒”之惡,看不見者之不幸,只看到“拍案驚奇”之奇,這很難說是好的。雖然起初帖的在帶偏節奏方面難以脫責,但看到投毒字眼就只顧著腦補大戲,而不是將其放在悲劇邏輯下打量,也未免跟“傷人乎不問馬”的人文倫理相悖。

      很多時候,我們面對的態度、面對不幸的立場,也是我們人性倫理的簽到簿與認知的顯微鏡。換句話說,人之為人,就在于對會予以,對不幸會示以悲憫,能夠以跟真善美同向的價值判斷去筑牢社會共識的底盤。就算有些事有獵奇的空間,那也該先讓位于倫理層面的反饋。

      

五分赛车长龙